我们的解决方案

解决方案非常明确:我们必须推进体制改革,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实现平等。当下,我们应该摒弃只注重让个别女性为竞选公职做准备的短期战略,而转向补充性的、能够清除系统中不公平阻碍的长期战略。美国在通过体制改革减轻不公平优势方面有着丰富历史。选举权、第九条、投票权法案和美国残疾人法案等等,都是通过机构改革、而非改变机构所边缘化的个人,从而成功实现民权进步的例子。



Click on a topic to begin.

参选

为了实现有反映性的民主,需要有更多的女性参选公职。但是变革的重任不应落在女性个体肩上。  

为了确保更多的女性参选公职,各政党、政治行动委员会和捐助者需要更有意识地招募、培训和资助女性候选人。这些自愿目标借鉴了100多个国家中为推动女性候选人的选举而使用的配额。


政治 党派

美国各政党和候选人招募组织必须承诺为女性制定招募目标,并改变其传统的对外联络战略,以解决女性对参选公职的担忧。具体地,各政党应考虑在下级选举中采用性别包容的配额,以确保女性和非二元性别人士招募参选的比例更高。民主党已经在每四年一次的全国大会的州代表团选举中采取了这一步骤。

 

政治行动委员会和个人捐赠者

政治行动委员会和个人捐助者应该为顺性别女性、变性人和非二元性别候选人设定资助目标,并在每个选举周期增加,直到我们选出的机构能够反映人口的性别多样性。在公众的压力下,对男性、女性和变性人候选人的平等资助可能会成为政治行动委员会的一个价值主张。政治行动委员会间存在着高度的竞争,他们一直在寻找新的方法,以便从其他政治行动委员会中脱颖而出,吸引捐助者。

尽管美国的女性候选人见证了许多破纪录的年份,但政治行动委员会和捐助者仍然将大部分资金用于男性候选人。 

infogram_0_60cdaa50-7adc-432f-bbe0-e72efccc33ff[CHINESE] 2020 PAC Donations Dons des comités d’action politiquehttps://e.infogram.com/js/dist/embed.js?QOXtext/javascript

胜选

如果我们的选举制度没有系统性地将女性置于不利地位,那么现有的招募、培训和资助女性候选人的努力将更加有效。

我们现行的选举制度

美国大部分地区采用的是单赢家、赢家通吃的选举形式。这意味着一个社区的每个人都为其认定的一个候选人投票。得票最多的候选人即使未能赢得多数(50%+1)的选票,仍然赢得选举,并代表整个社区。

我们的研究 (2016, 2020) 显示,这种选举形式对女性不利,尤其是对有色人种女性不利。如果这一过时的系统继续保持,我们需要数代人的时间才能达到性别平等。

这里解释了赢者通吃的选举制度为何对女性候选人尤其不利:

infogram_0_511c3bab-2a0f-40fb-9271-3a25ca7e624c[CHINESE] Winner-take-all Systemhttps://e.infogram.com/js/dist/embed.js?Lg9text/javascript

我们需要的选举制度

替代性方案是公平代表制投票,对下列两者进行结合:

排名选择投票 - 选民对候选人进行偏好排序。

多赢家选区 - 一个选取由多人代表。 

公平代表制投票是一种比例代表制的形式,在美国的使用历史很长。目前许多司法管辖区都在当地使用公平代表制。 

infogram_0_23c79340-c5ab-4186-90a5-e9e2f668e5fa[CHINESE] Fair Representation Votinghttps://e.infogram.com/js/dist/embed.js?h9gtext/javascript

公平代表法案

公平代表法案将多赢家选区与排名选择投票结合起来,用于所有国会议员的选举,并引入独立的选区重新划分委员会。这些综合改革有能力改变女性在国家层面的代表权,也可以在州和地方层面应用。

服务

为了让女性在当选后有效地服务,仅依靠性别平衡代表性本身是不够的。随着我们的当选官员在性别、种族、意识形态和年龄方面变得更加多元化,工作场所的文化和规范必须发展,超越目前仍在主导许多领域的 “老兄弟俱乐部"文化。 

下面列出了如何拆除阻碍女性安全和有效服务的障碍的建议。

立法规则改革

infogram_0_6262213a-70ff-4441-bc35-e86a7d3a2e5d[CHINESE] Women Serve - Legislative Proposalshttps://e.infogram.com/js/dist/embed.js?W41text/javascript

女性事务党团

大约有20个州有推动改善本州女性状况立法的党派或两党党团。这些党团也是女性议员的重要网络渠道和改革工具,使立法机构对女性更加友好,更具代表性。 

infogram_0_12747426-ec1b-40f3-8a93-c5ed57a1cfa4[CHINESE]: States with Women Caucuses/ Commissionhttps://e.infogram.com/js/dist/embed.js?nwKtext/javascript

领导

即使在赢得民选职位后,女性在有效服务和逐级晋升到领导职位方面,仍然比男性同事面临更多障碍。民选官员和聘用方必须一致努力,以确保女性的声音被纳入最高级别。 

性别平衡的任命/替换要求

在通过性别平衡的任命和替换要求来增加领导岗位的性别和种族多样性方面,民选官员可以发挥深远作用。承诺对行政内阁、委员会和空缺职位进行多样化的任命,是能够最快提高决策领导人多样性的方式。 

总统和州长候选人应承诺任命性别平衡和多样化的行政内阁。包括美国在内的15个国家已经提名了性别平衡的内阁;许多国家都在共同努力,让女性的声音进入领导层。 

当选举和任命的职位出现空缺时,官员应承诺并坚持替换要求,在任命填补空缺职位时考虑到性别多样性。 

Rankin-Chisholm规则

RepresentWomen正在与一个团队合作,推进Rankin-Chisholm规则。在国会高级职员职位中,女性和有色人种仍未得到充分代表。Rankin-Chisholm规则是一项政策倡议,目的是纠正这一系统性问题,增加立法机构中、特别是其领导岗位的种族和性别多样性。 

Rankin-Chisholm规则提出:“个人办公室、委员会和党团领导办公室的高级职位的决策者应根据性别、种族和其他因素,对来自不同观点和背景的候选人进行面试,包括多名女性和有色人种候选人。”